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
视力保护:
和土地一起丰收
来源:水电分公司 作者:张志 日期:2017-12-20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  麦粒·孤独的夜晚 让你攥紧 手心上发芽 在秋天长出饱满的诗情

  有一年阴沉的冬天,在郑州站,火车停靠在那。我下去抽烟,风吹的很冷。大大小小的行李拥入狭窄的车厢,人群里我听到有人轻轻喊了一声,麦子,慢点。前面一个穿着臃肿羽绒服的女孩回过头笑了一下,很干净的笑容。她看到了我,短暂地对视几秒后,对着我做了个鬼脸。然后,她和那个好听的名字一起淹没在人海里。

  我喜欢和麦子一切相关的东西。初夏雨后麦田里的蛙鸣和闪烁的萤火虫,深秋金黄沉甸的麦穗。喜欢把麦粒攥紧在手心,那种饱满会让所有的乏意消失,像在冬天缱绻的午后,把心事拿出来,晒太阳。

  从草香到麦香是一场孤独而漫长的守侯,与稻草人和麻雀为伴,守侯春夜的细雨,夏日的曝晒还有秋冬的镰刀。我也在守候。

  麦子它低着头,果实向着土地。压弯的麦秆像劳作人的腰,抗得起风雨。不管贫瘠与肥沃,麦子都能在土地上生根发芽,历经露水与风霜,结出朴实的麦粒。        

  像麦子一样活着。

  梨花·春夜翩飞美丽的倩影 如一缕眸光 清姿绰约

  很多年前,我家后院有一棵梨树。我见过月光下的梨花的盛放。

  我无法拒绝一场梨花的盛开。阒寂的月夜,一缕清芬仿佛飘着的音符,月光轻叩花蕊,美丽的琦想在月边奔跑。月下澄澈的白色花瓣,凝立于月光中央,花香粼粼,清姿倩影,倒映成诗。

  我知道一场雨是一种或迟或早的表达,但雨的来临还是出乎我的意料。花瓣散落到地上,如碎裂的瓷器。有的落英已经深陷在泥土里,不久它们会变成养分,滋养土地,变成最初时候的样子。我看到梨树上有的地方已经结出了小小的果实。

  后来,我吃过梨花瓣的酥饼,唇齿留香。也有过因为我的无知哭的梨花带雨的姑娘,心疼不已。

  梨花是世界上最好的花。

   

  甘蔗林.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

  以前有过属于我的一片甘蔗林。曾有段时间我的日记本里记录的全是它们成长的痕迹。

  但后来不知是从哪一天起,我再也记不起来柳树是怎样从嫩芽长出树叶。忘了布谷鸟的叫声,忘了我种的那片甘蔗林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后,我忽然感觉和父母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。每年夏冬两次匆忙回家,又匆忙离开。我们的交流方式变成了雪霜满地的思乡月夜里穿越几千里的电波。

  我是故乡的游子,但终将成了她日渐陌生又终将遗忘的叛徒。我是父母的孩子,但终将成为他们牵挂一生相见寥寥的远方。在时光的缝隙里,我慢慢懂得了转身拉长那送春迎秋的夏冬。

    恍惚间回到了那年清明后,我种的甘蔗在雨后抽出了新芽。我忘了鞋上沾满了的泥土,笑声惊飞了旁边树上的鸟。

打印】 【关闭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